主页 > P派生活 >你散步蹓狗的公园也是世界顶尖的科学机构!

你散步蹓狗的公园也是世界顶尖的科学机构!

所属栏目: P派生活 时间:2020-06-18 浏览:139

你散步蹓狗的公园也是世界顶尖的科学机构!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植物和动物相比,可能显得太人畜无害,静悄悄地现身你身旁,除非花枝招展,否则有时候不大有存在感。

然而,虽然植物不能落跑,但其实它们在环境中汲取天地日月菁华,同时暗潮汹涌地地对抗天敌,巧思妙想地展示各种传宗接代的奇巧淫技;在人类的文明中,作为食物、家具、建材、医药、衣物,燃料、减碳等等,都要使用五花八门的植物。

为了感恩植物、讚叹植物,我趁暑假去了英国一趟,顺道拜访久仰大名的英国皇家植物园(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邱园(Kew Gardens)座落在英国伦敦西南郊的泰晤士河畔列治文区邱,原是英国王家园林,收了约五万种植物,约占已知植物的七分之一,目前是联合国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植物园规模庞大,可以逛上一整天。

皇家植物园的历史可追溯到1759年,当时威尔斯亲王腓特烈(The Prince Frederick, Prince of Wales,1707─1751)的遗孀奥古斯塔王妃(Princess Augusta of Saxe-Gotha,1719─1772),派人在所住庄园中建立了一座占地仅3.5公顷的植物园,这便是最初的皇家植物园。到了1840年,皇家植物园移交给政府管理,并逐步对公众开放。以后,经王家的三次捐赠,到1904年,皇家植物园的规模已达到了121公顷。

皇家植物园蒐藏之丰,堪称世界之最。这些植物大都按科属种植,并适当根据生态条件配置宿根草本或球根花卉,园内数十座造型各异的大型温室,更是名闻遐迩。皇家植物园不时展出许多由植物而启发灵感的艺术品,我去参观时展出的是美国玻璃艺术大师Dale Chihuly的许多作品。在这个世界上植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可以看到艺术、科学和自然的完美结合,Chihuly令人眼花缭乱的玻璃雕塑,把花园和温室变成现代室内外画廊空间。

到皇家植物园去参观,最主要是为了朝圣,所以我先读了《英国皇家植物园巡礼:走进帝国的知识宝库,一探近代植物学的缩影》(Plants: From Roots to Riches)这本科普书。这是从英国广播公司电台4(BBC Radio 4)的一系列节目集结成书的。作者凯西.威里斯(Kathy Willis)是现任英国皇家植物园主任,卡洛琳.弗莱(Carolyn Fry)是英国皇家地理学会杂誌(Geographical magazine)前主编。

《英国皇家植物园巡礼》并不是旅游手册,而是解说了植物学的历史,并且探讨从一开始到现在的发展,最重要的是,皇家植物园在这过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因此侧重于过去两百五十多年来植物学知识的重大突破,从皇家植物园的角度,来回归到其历史脉络中。

除了让各国游客参观游玩,让当地人踏青、跑步、野餐、溜狗、溜小孩之外,皇家植物园其实是领导并且作出多项科学突破的研究机构。 皇家植物园一直为世界各个角落的科学家提供了重要的标本以及资讯交换。《英国皇家植物园巡礼》以皇家植物园过去和现在工作为例子来描绘科学发现的旅程,述说了皇家植物园的科学家、园艺师、志工和嚮导的功劳,以及来自其他机构的历史学家和植物科学家的贡献。

《英国皇家植物园巡礼》的故事始于1753年,林奈(Carl Linnaeus,1707─1778)为植物建立命名系统,也唯有建立这套分类系统,辨识不同物种、植物的科学研究才成为可能。棕榈屋(Palm House)中的苏铁(Encephalartos altensteinii)是皇家植物园最古老的居民之一,1775年被带到皇家植物园,与林奈的关係密切。

林奈是瑞典人,可是他的遗物大部分收藏在伦敦的林奈学会(Linnean Society of London)。1788年林奈学会的创立源自詹姆斯.史密斯爵士(Sir James E. Smith,1759─1828)购买林奈的标本、书籍和通信收藏品的契机。当收藏品由林奈的继承人妻子出售时,着名的植物学家兼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会长约瑟夫.班克斯爵士(Sir Joseph Banks,1743─1820)力劝史密斯收购,不但在史密斯建立偷敦林奈学会方面给予全力支持,并成为新学会的首批荣誉会员之一。

植物学在两百多年前成为一门科学时,皇家植物园就準备将这门科学发扬光大。一部分作为公园,一部分作为科研机构的「植物园」概念,就是在皇家植物园诞生的。这个概念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形成了一个盘根错节的植物研究机构网路,绘製、描述和研究地球上各种各样和丰富的植物生命。

皇家植物园当初设立,是为英国佬及世人展示号称「日不落帝国」的大不列颠联合王国国力及殖民地珍奇,不脱殖民主义的欧洲中心思维。现在他们成了脱欧的日没落帝国,世界上很多地方的生态环境已面目全非,保育工作也变得愈来愈刻不容缓。

皇家植物园除了活体,在标本的製作和收藏上也领先全球。植物标本馆于1853年建成,馆藏了700万份植物标本,代表了地球上近98%的属,35万份是模式标本;真菌标本馆建于1879年,收集了80万份真菌标本,3.5万份是模式标本,作为资讯网络中心,皇家植物园已成为全世界的植物学家和真菌学家进行学术交流的平台;皇家植物园的图书馆是世界上植物学参考书籍最丰富的图书馆之一,图书、手稿和期刊等共有50多万册,涉及语种90多种。

深受皇家植物园影响的包括台湾屏东高树乡二十多公顷土地上青出于蓝的「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Dr. Cecilia Koo Botanic Conservation Center,KBCC),由恩师李家维老师与已故台泥董事长辜成允成立,十年内已蒐藏保存三万三千两百九十四种植物物种,早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规模、最丰富的热带植物保种中心,李家维老师并计划在2027年前将物种增至四万种,超越皇家植物园。

皇家植物园有超过三百位科学家,包括分类学家、系统分类学家、保育生物学家、植物病理学家等等,为植物学贡献了许多重要知识,然而也仅是大自然知识宝库中的一小部分。地球现存的植物大约有五十几万种,因为森林开发的速度实在太迅雷不及掩耳了,很多植物可能在人类来得及认识它们、了解它们在生态系中的关键位置、以及可能对人类有重要用途前,就被怪手和伐木工作摧残了。

不过,皇家植物园在植物保育方面仍有卓越成绩,被誉为「植物弥赛亚」的卡洛斯.马格达勒纳(Carlos Magdalena),就在当地热带苗圃担任园艺师。他拥有高超的技巧和神奇的能力,让那些濒临灭绝的植物生根、发芽、成长、结出果实和种子,包括在野外曾经仅剩一棵的罗德里格斯咖啡(café marron),以及已经失去栖地的迷你温泉睡莲(Nymphaea thermarum),这些故事,都能在他的自传《植物弥赛亚:从实习生到皇家园艺师,拯救世界珍稀植物的保育之旅》(The Plant Messiah: Adventures in Search of the World’s Rarest Species)中读到。

植物的遗传多样性,是守护着人类,面对未来气候变迁、人口增长、粮食安全、新兴疾病的艰鉅挑战。《英国皇家植物园巡礼》中有个着名的故事,是列宁格勒围城战中,种子银行的科学家宁可饿死,也不愿吃下他们保护的穀粮,因为遗传多样性的重要,所以科学家愿意牺牲自己的牲命,也要维护全人类的利益。

皇家植物园也培养出了一批植物猎人,包括植物学家和园艺师等等,对植物有真正的热情,愿意拔山涉水去世界的另一边探险,发现新植物,并带回样品和种子。从天竺葵到秋海棠,经常装饰后院花园的常见植物很少是我们地区的原生植物,我们餐桌上许多多样美味的水果和蔬菜也是如此。我们把它们的无处不在视为理所当然,但是它们很多其实原本是植物猎人到世界各地寻找到的不寻常植物。植物猎人发现的植物,在医学上有多种用途,包括郁金香、茶和橡胶,在全球经济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英国皇家植物园巡礼》透过二十五个精采篇章,及一百多幅首度披露的图片与手稿,让我们即使未能新临皇家植物园,也能从植物园出发,逐篇了解植物是如何深深地改变我们的历史,并影响未来,值得对花草树木痴迷的朋友好好一读!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必胜亚洲官方网站|了解健康饮食|免费发布生活便民信息|网站地图 sunbet买分代理 申博suncitygame下载